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成洲

有趣的数学数论同余公式a^b≡G(mod9)G(根数)所有循环周期表发现者陈成洲

 
 
 

日志

 
 
关于我

人生留名,雁活留声。热爱自然。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有好东西要拿出来分享,只要是地球村人!相聚互联网:无需久等,无需远行!

网易考拉推荐

摘荔枝,挺辛苦!   

2014-06-28 09:27:2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前日下午,老妈子说起乡下今年难得荔枝丰收,有两三棵种了十几年的嫩树今年难得挂果,回来摘新鲜吃吧!我想想久未回去探望两老,同意了;阿丽妹也有此意,便于前日上午一起回到乡下,见到了两鬓斑白、牙齿不见了三分之一的母亲。母亲杀了鸡、煮左饭招呼我们。吃过午饭即出田间采摘。
       外面的太阳蛮热烈啊!不戴帽站在外边晒可顶不住,一会就浑身湿透了。在两至三米高的“嫩树”下则有些微凉意,但没有什么风,感觉闷热头晕。“南州六月荔枝丹”,自己田里五六棵果树有三棵挂果的,稀疏地挂着拇指般大的软凸红点的果儿,不算茂盛,一株挂果大概三、四十斤,但比前几年每逢这时侯像万绿丛中一点红好多了。有些果挂在眼前,伸手可摘,多数在三米附近高度,得爬上去踩在粗枝条上用约一米多长的钩拉扯弯挂果的幼枝再摘。我爬上稍矮那棵摘果,稍为好摘,但很快觉得累,汗水不断渗出来,眼晴觉得痛,还有各种虫儿包括黄蜂、臭皮弹、金牛等在枝叶间飞舞觅食,有些还爬上自己颈部觉得痒痒的,要用手抹赶。母亲爬上了高的那棵摘,她比较熟练,有些高的难摘她就连半米多长的幼枝也扯断下来摘果。我觉得可惜,但自己拉那些较高难摘的枝条时发现它很易折断,经常“砸”一声就断裂耸答垂下来。荔枝木枝条很脆,果然如此。东摘西采,我花了约近一个钟才釆摘完我那棵树的果,然后再摘旁边另一棵矮树,发现那棵树果儿偏小。摘了些回到母亲身边,见到她那棵摘了大半,阿妹在树下捡母亲抛下来的带叶的果子并作整理。我也帮她摘。这棵树高较难摘,伸到腰酸臂痛、汗滴如雨才摘到一些。母亲说:那些成百年几十年的长在岭上的老树挂了果如今都无人去摘,长得太高了,五六层楼高,树干又滑。 妹妹说:小时侯这个季节老爸就带我们几兄妹轮流上山,搭棚睡觉、防果被盗。以前荔枝卖十元甚至二三十一斤,值钱,现在靓的才卖4-5元一斤,不值钱,所以根本无人瞧山岭上的老树果,主人也不去摘。母亲说:你叫别人摘得负责别人安全,摔伤就麻烦!所以不敢叫别人摘;这么不值钱,更没人想摘了。以前二十年前,大家都没在田里种荔枝等果树,每户只是山岭脚下有祖宗留下的几棵老树,丰收时,我们吃力地冒爬上两至四层楼高的老树摘果,用老果卖得千几两千元供你们读书生活;现在不想靠它赚钱了,一来我们老头又老了,爬不上去,树身高又滑,摘不了;二来价钱低,卖出去无价值!以前十几二十还可以.我说:不说高大的果树,就这些两米多高的,我爬上去或站在两张胶凳上摘,出半斤汗才摘到两斤果,我真觉得卖五十元一斤也值!摘到又热又头晕!阿妹说:可能你晒中暑了,休息下别摘了,喝点水.我便休息一会,望着母亲摘.看见她孱弱的身子有点担心她摔下来,我一边站在她旁边,一边叮嘱她站稳点喔,一只手抓紧旁边的枝干才伸另一只手摘喔!她说:凭经验的!全靠两脚站稳的.一只手要用钩,另一只手折断枝头才可摘到果!……忽然她说一只手抽筋!我们忙劝她休息下,可她不肯,停了几秒又继续至摘完。
        我想想这岭南佳果竟沦落到一斤价钱2-5元不如一斤普通菜价,实在不是滋味!见到茂名等地的荔枝收购价只有几毛钱、果农连采摘的人工也收不回来而任其烂在枝头的报道甚至难受、气愤!果价贱伤农!为什么没人保护果农?起码得有个保护价呀!2-5元一斤,一年才一造,化肥(氮磷钾)人畜肥包括另外放些花生麸及草木灰(母亲说荔枝一定要施些花生麸及草木灰肥)等肥料钱人工也收不回来!为什么政府或农业部门不以协会等形式保护价收购这驰名中外的岭南果王呢?只要上规模,现在可在淘宝等网站上电销,可以内销快递东北外销到欧美甚至全球。为什么没人做?国内农业不受重视和保护,可见一斑。种水稻也是这样,一年两造(种植两次禾、谷),亩产不到一千斤,一百多元一斤谷,也是去掉化肥钱基本无钱赚,人工包括施人畜肥的本钱也亏掉了。农村个别小量养猪也是亏本的。现在城市开发正逐步将农田山地扒光种上房子,例如我们这里已经被广州教育城划了入去了。三十万人将进驻这里二十多平方公里的沃土上!我们村后的白洞水库的水可能全部被抽得饮用水而不是用于农作物灌溉!三十万师生还有其它第三产业可能带动五十万人口流动,其车流汹涌,其空气污浊,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商业化、产业化的大潮席卷而来,将终结小山村的宁静。如不加以公园式的保护,恐怕以后在我们乡下或广州其它产地的荔枝树会消失得一干二净了……大城市,不应该留一些本地土著的职业农民并让他们过得好些么?不应该做一些耕地岭地种乡土菜(如著名增城迟莱心)种乡土果(如著名的广州荔枝含增城挂绿等)么?保留一些乡土特色不好么?现在讲现在的城市建设大拆大建千城一面,毫无特色,让人忘记了这里是谁了。城市的主人往往不是本土的、亦不留恋这里的乡土,大手笔“涂鸦”后就高升了,留下了拆建堆积的GDP数字。你见过岭南特色的骑楼拆左还有多少骑楼式的建筑复建?2014-06-28 09:27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